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9th Jun 2011 | 報魚
 這是魔鬼魚,街市會切開,扮左口魚賣。」蘇先生指著照片,逐頁解釋:這條叫爛肉蔬』,就是假馬友,外形有少少似,不過很多骨。」

Picture(爛肉蔬)Picture(馬友)

我聽得瞪大眼睛。

 他淡定地拋下一句:香港水域,已經沒有了七成的魚。」

蘇先生家裡是漁民,他本身從事海鮮批發超過二十年,每天的工作就是從魚排、漁船、不同渠道收魚,再賣到街市、並經販仔(漁民口中的小販)交貨給酒樓。香港人吃什麼魚,他一清二楚。

 

以平價魚假扮中上價魚,受騙的是錢包,可是更值得關注的,是養殖業的食物安全問題。

Picture(海中蝦)

「例如白蝦,吃不過,都有激素,美國是禁止入口的。」蘇先生說:要麼吃一百元到一百二十元一斤的海中蝦,要麼三十元以下的赤米蝦,小小的,但是香港水域捕獲,中間那些白蝦、對蝦,都是養蝦,往往會下藥。

 

基圍蝦呢?

 

現在香港哪有基圍蝦?都是養蝦。」他搖搖頭,正如街市裡的新界菜」,十檔有九檔,其實都是大陸菜。

 

還有桂花魚,以前叫淡水老鼠斑,很貴的,現在價錢可以平到二十多元一斤──有古怪。

 

那賣魚的,會吃什麼魚?「沒一定,那條靚就吃囉。」

 於是我,跟著蘇先生去街市,他指著魚檔逐一介紹:

大眼雞要吃長尾的,但長尾有兩種,齊尾的好吃一點,這種尾巴兩端長一點點的,就比下去了。

 

牛皮斑有兩種,一種是細眼的,可以吃,但這種眼睛突出來的,只可以滾湯,蒸完要用刀叉「享用」。

 

白花鱸,漁民叫「火水鱸」,一股火水味。

 

牙衣,肉一定滑,但皮好嚡。

 

牙帶魚不用看了,好的牙帶都在國內賣光,次等的才會來香港賣。

 

蛤是香港水域的好吃,這種大陸的,就差一截了。

 

海蝦那麼小,以前用來釣魚!

 

……

Picture

蘇先生走了兩圈,什麼魚鮮都沒有看中。

 

因為現在是休漁期嗎?

 

「休漁期影響很微,南海打漁的,魚獲都在內地已經可以賣掉,由最貴價到最平價,內地都有市場可以賣光。現在只會象徵式地運少少回香港。」

 

最後,他才終於說:「六、七月會有魷魚仔游過香港水域,好新鮮,早上閃亮亮的,用油盬水炒一炒,好吃。不過要早上才有機會買到,下午就沒有了。」

  PictureBOX:最好鄧小平 

跟過漁民出海,滿肚都是苦水。

七十年代末,是本地漁民的黃金時期:「鄧小平執政那幾年,滿海『金銀珠寶』,每天起碼有四、五百斤魚獲!」那年頭,大陸未開放、香港漁船裝備開始先進,漁民又可以隨意在街上擺檔,欄販(批發商)買魚,得拿著大疊鈔票。

 「鄧小平一下台,魚便開始少了。」漁民說來,帶有一份迷信:「九七過後,陸上人衰,又連累我們也衰,無魚、油價貴、一路路衰落去,好似『天公夾緊海龍王』!」

實情大陸漁民加入競爭,香港漁民的魚獲自然減少;漁船設備先進可開到東南亞等深海,外地魚亦大幅增加;欄販多了選擇,回過頭大力壓價;香港深圳填海工程頻繁,亦影響海產數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