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25th Jun 2010 | 報魚
走進粉嶺南涌,亮晶晶都是漁塘,但已經沒有人養魚了。最近路口的一個,露出了底下錯綜複雜的管道──這可能是香港最後一個海烏頭魚苗養殖場,剛剛在上個月關閉。

Picture

本地最有名的淡水魚,首推元朗烏頭。每年從節氣「小寒」到「立春」,成年的烏頭開始在近岸水域產卵,農曆新年過後,漁民可以捉烏頭苗,並以出生時間「小寒」、「大寒」、「交春」、「翻花」等分類,愈早出生的魚苗,最強壯,也可以最早長成推出市場,所以價錢最高。Picture

然而目前本地大部份魚塘的烏頭魚苗,已經改為從台灣、大陸等地入口。其中只有極少數漁民如郭木勝夫婦,還會親自去河裡捉烏頭苗。而在南涌的梁氏家,會向漁船收購海裡不同時間出生的烏頭苗,待適應了魚塘的淡水,再轉賣到其他魚塘。Picture

眼前的梁太,對著魚塘發愁。

南涌曾經都是稻米田,一個魚塘的土地每每涉及幾個家族、幾十戶地主,其中一個地主執意收回業權,寧願租給建築公司填泥頭,梁家被逼遷。

「不要看地面那幾個水箱,值錢的,都埋在地底下。」梁太皺起眉頭說。

丈夫父親已經從事魚苗生意,當年民風純樸,梁家單單從出海漁家買來魚苗,轉運去元朗魚塘,價錢已經翻幾翻,三個月可以賺到一百萬元!

丈夫這一代,努力發展技術。他沒讀過書,但整個魚塘的運作系統是自己鑽研設計的:海魚苗來到,先放在塘邊的膠桶,慢慢加入淡水,能夠適應淡水的魚苗便會自己游進魚塘,住了幾天穩定下來,再從不同的管道收集到魚塘的前方,經過水管再進到不同的魚箱分類。

Picture

梁太指著地上一根毫不起眼的鐵通,原來便是整個管道系統的開關!像變魔術一樣,她把鐵通放到鐵架上一扭,電掣一開,水底的水泵便動起來。

她說:「養魚苗那幾天要看著魚塘有氧氣,好辛苦的,一不小心,整個魚塘的魚曲都死光。」一百條海裡撈上來的魚苗,起碼會死掉三十條,像近年天氣不穩定,死七十條也是閒事,不過能活下來賣到魚塘的,存活率都會大增。「烏頭魚苗當然是野生的生猛好多!」梁太說:「台灣入口的,人工繁殖很多畸形,魚形彎彎的。」

近年魚苗生意漸淡,連出海捉魚苗的漁民亦少,撈烏頭苗有很多技術,要看時令、天氣、風向、水流、水質等。幾年前,一向賣魚苗給梁家的漁民,撈魚苗時給經過的船撞死了,連幫忙的兒子也撞跛。結果只剩一家仍然賣烏魚苗給梁家,魚苗生意利潤更低。

這一兩年,元朗烏頭終於有市場,梁太眼看烏頭苗價錢上升了,甚至有人願意入股一同經營──卻遇上租務糾紛,被逼結業。

Picture

box:過程極磨人

三月,我第一次看見梁太在魚塘邊發愁。

四月,梁太決定放棄爭取續租,看住她把全場設備大賤賣,連遮光棚都賣掉,唯獨投資最大的管道,繼續埋在地底。

五月,人去場空,一片荒蕪,泥地好多死魚。

六月,傳聞原本拒租的地主發現泥頭車沒法駛進南涌,走了,其他地主又再找回梁太,一度以為魚苗場可復工,梁家又有事,終於結業。

知道香港漁業式微,看見過程才曉得有多折騰。

Pictu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