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曉蕾 | 2nd Sep 2011 | 報魚
Picture 剛退休的蔬菜及魚類統營處總經理黎國仁,說起那一鍋黃花粥,眉飛色舞。 

「我們晚上坐船,從坪州到大澳,再駛出珠江三角州。有個年紀很大的漁民伏在船底聽聲,黃花魚原來會喀喀聲。那漁民又會爬上,看見水花就駛過去。一落網,滿滿都是黃花。

 

船剛駛出大海,漁民已經叫老婆用柴火,燒一大鍋滾水。黃花魚一網上來,選最肥美的二三十條,漁民也不用刀,說過刀不好吃,就是一對竹筷子,幾下手勢把魚鱗刮掉。那魚還在動呢,全條丟進大滾水,加上鍋蓋,香氣卻關不住!

 

Picture才滾一會,同一對竹筷又把整條魚夾上來,筷子一拉,魚肉就一梳梳片出來,魚骨還在,內臟完完整整一付隨手丟掉。用那魚湯熬粥,再加上二、三十條黃花魚肉,你說那粥多香!

 

好吃到不得了,放少少熟油,鹽也不用。

 

那一年,他才六歲。

 

黎國仁的父親在坪州開雜貨店,不但替漁民寫信,還懂得看風水、占卜算命。漁民朋友很感謝,撈到當時不值錢的蟹、瀨尿蝦,成桶成桶送上門,有次主動邀約:見過夜捕黃花嗎?帶兒子來見識吧!」

 那時六歲小孩都知道,中秋之後就是黃花魚當造,漁船一泊岸,滿滿的都是黃花,一箱箱搬上來。然而如今年過六十,黎國仁再見到的野生黃花,一條動輒八百至一千元,那付花膠可以叫價十多萬元。

 Picture

港大生態學及生物多樣性學系曾經研究過黃花魚的數量,發現二十年間急跌99%!一九七五年捕到的黃花魚大約有二十萬公噸,隨後數字不斷減少,二千年,捕魚量已跌至接近零噸。副教授薛綺雯歸咎於漁民過度捕撈,加上大規模使用拖網圍網:「漁民根本無等待魚苗長大,在淺水區捕不到,便改往深水區捕魚,令魚獲逐年遞減」。

 

同一問題,黎國仁仍是魚類統營處總經理時,亦問過漁民:魚花怎麼都沒啦?」

 

漁民答:你看珠江三角州,全是工廠!」

 

東芫一帶由魚米之鄉,變成工廠林立,不但排出的污水影響水質,更重要是黃花習慣回出生地產卵。以前米農割下的禾桿草,隨手丟到水裡,珠江三角州水底厚厚地鋪了一層禾桿草,像是一張草床,黃花就會在禾桿草之間產卵。

 

現在珠江三角洲的水底,還有什麼?

 

就算在香港水域捕到黃花魚,漁民都會選擇賣給內地,上海人愛吃黃花魚,一條兩斤重的黃花,內地可賣得過千元,香港人,寧願吃石斑。

 

現在香港街市賣的,幾乎全是來自福建的養魚,甚至有用化學顏料染色,把魚泡在水中五分鐘,魚水都變黃。

  Picture  

BOX:香港水流

 

香港原本得天獨厚,有兩股水流,一股是珠江三角州帶來的淡水流,一股是從太平洋呂宋海峽,即是日本、台灣、菲律賓等地過來的黑潮」──水溫較低,鹹度較高,清澈多魚,日本人覺得是看是好深的藍色,所以叫黑潮。

 

夏天多雨,珠江流出來的淡水較多,把原本香港由西南流向東北的海流沖淡了,亦把香港水域分為三個截然不同的區域:西部受淡水影響最大;東部主要是海水,中部是過渡區的界線,視乎珠江江水與海流的相對影響而定。

 冬天,黑潮是鹹水,香港各個水域的鹹度便差不多。

鹹淡水流帶著來不同的營養和魚類,令香港水域魚產相當豐富,才令當日可由小漁村起家。今日漁村變成海鮮港」,酒家玻璃缸內的魚,卻幾乎全由東南亞運來。